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News

您现在的位置:
会议纪要 | 2023年世界肌病学会第28届年会(查尔斯顿)撷英:面肩肱型肌营养不良
来源: | 作者:FSHD小飞侠 | 发布时间: 2023-10-19 | 500 次浏览 | 分享到:

会议纪要 | 2023年世界肌病学会第28届年会(查尔斯顿)撷英:面肩肱型肌营养不良

导读:面肩肱型肌营养不良(FSHD)是一类累及面肌、肩胛带肌、上肢及小腿前群肌肉的常染色体显性遗传肌肉病。本次大会的研究报道涵盖FSHD疾病动物模型、诊断方法更新、临床评估及管理、靶向治疗等多个方面,并披露了Losmapimod和AOC 1020这两款小分子药物临床试验的最新进展。

会议发言

基于Cas9技术的靶向富集和纳米孔测序诊断FSHD的新方法:

美国犹他大学的Butterfield教授报告了基于Cas9技术靶向富集和纳米孔测序以确定4qA D4Z4阵列长度和甲基化水平的方法。这种方法可以同时区分4q和10q端粒序列、确定A/B单倍型并估计D4Z4阵列中所有位点的CpG甲基化情况。该分析方法显示,D4Z4阵列具有长度依赖的甲基化梯度递增,在第10个重复单位左右达到界值,与目前致病性D4Z4重复缩短的范围一致。该项技术聚焦单个D4Z4纳米孔测序,易于检测小于20次的低甲基化重复阵列,能够同时分辨4qA、4qB和10号染色体、杂交染色体,FSHD 2型表现为10q和4q同时甲基化水平下降,未来对FSHD的遗传分析颇具应用前景。


肌肉MRI和超声描绘FSHD疾病自然史

来自荷兰Radboud UMC的Sanne Vincenten团队对FSHD队列的肌肉MRI和超声数据进行了纵向比较。对20例患者双侧下肢5块肌肉进行肌肉MRI和肌肉超声检查,以MRI计算脂肪分数(FF),以超声进行Heckmatt评分和回声z-评分(EZ),临床结局指标包括FSHD临床评分(CS)和运动功能量表(MFM)。5年随访显示,随着疾病的进展,FSHD患者肌肉受累均有不同进展,超声对于发现早期肌肉改变更为敏感,而MRI则更适合于明确晚期肌肉的脂肪化程度。该研究将继续进行5-10年,旨在完整记录FSHD患者的影像学自然史,优化肌肉超声和MRI在FSHD研究中的应用条件,提高其应用价值。


基于CRISPR的FSHD治疗新策略

来自京都大学多能干细胞研究所的何君洁博士介绍了一种基于CRISPR技术针对DUX4靶点的表观遗传编辑策略。基于前期筛选有效dCas9-效应器的基础上,运用一个表达DNA甲基化转移酶3A和3L的dCas9-KRAB载体(CRISPRoff),然后与sgRNA一起瞬时递送至FSHD患者来源iPSCs,验证该载体能使iPS及其分化的肌管细胞中的DUX4持续沉默,提高D4Z4甲基化水平,并下调DUX4下游基因表达。脂质纳米颗粒(LNPs)因其免疫原性低,具有潜在的临床应用前景。进一步用LNPs包裹CRISPRoff 和sgRNA递送至患者iPSCs来源肌肉干细胞,能够改善肌细胞的表型。目前正在尝试在动物模型进行体内实验,验证这种治疗策略的效果

壁报

Losmapimod是一种小分子抑制剂,其主要作用靶点为p38α/β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MAPK)。目前该药物正处于临床安全性评估中,超过3600名受试者(包括100多名FSHD患者)对该药的耐受性普遍较好。本次研究招募了108名FSHD1型患者,给药期间观察到的主要不良事件(ADE)包括湿疹、皮肤干燥、丙氨酸转氨酶(ALT)升高、皮疹、头痛和肌痛等,均在轻度至中度之间。目前尚没有报告严重不良反应。总之,该药物按照每日2次、每次15 mg的方式连续给药96周后,受试者总体耐受性良好。这些数据有助于药物的总体获益-风险评估,并支持其开展下一阶段临床试验。


AOC 1020是一种抗体寡核苷酸偶联(AOC)的小分子药物,通过靶向DUX4基因的信使RNA (mRNA)并促进其降解,减少毒性DUX4蛋白的产生。该药物已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的快速通道和孤儿药认定资格,目前处于1/2期临床研究,重点评估静脉给药的安全性和人体耐受性。


美国的Epicrispr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开发了一种靶向D4Z4表观基因组并持续抑制DUX4表达的FSHD分子治疗策略,命名为EPI-321。该分子是一种腺相关病毒(AAV)血清型rh74载体,能够催化无活性的Cas蛋白与基因抑制调节因子和向导RNA(gRNA)融合,从而靶向D4Z4的,在体外、体内实验中展现出良好的治疗效果和安全性,该公司计划于2023年提交新药临床试验申请(IND),并于2024年首次进行人体试验。


来自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的Giorgio Tasca团队开展了一项为期24个月的FSHD疾病预后相关生物标志物的研究,主要探究影像学、血清小分子标记物与疾病进展之间的关联。该研究纳入80名FSHD患者,在0、12、24个月三个时间点进行随访。结果显示FSHD患者在随访的24个月后疾病进展明显,在12个月时已出现影像学评分的改变。此外,患者的IL-6水平随着病程而逐渐升高,且与疾病临床评分和影像学评分之间呈正相关。作者后续将会进一步探究其他血清分子标记物与疾病活动度之间的关联。


来自荷兰Radboudumc神经内科的Dijkstra团队对14位儿童和青少年FSHD患者的生活质量进行了调查评估,结果显示影响生活质量的主要因素包括身体活动限制、外观改变、社交排斥、疾病进展的不确定性等,提醒我们需要更加重视FSHD青少年患者的心理问题,并提供更多社会帮助。


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的Megan McNiff等人对来自欧洲26个国家的1147名患者进行了在线调查,结果显示鼓励患者参加临床试验的主要因素包括通过药物获益、第一时间知晓试验结果、获得进一步的评估及治疗等,而不利因素主要包括距离过远、缺少合适的交通工具、担心副作用等。此外,对于药物的疗效,患者最关心的是能否改善运动能力和全身肌肉无力症状、提高独立生活能力和社会参与度等方面。该研究从FSHD患者视角出发,了解患者的真实需求和偏好,以便最大限度地提高患者对临床试验的参与度,并优化临床试验的组织形式。


来自美国国立儿科医院的Lindsay M. Wallace团队构建了一种命名为Luci小鼠的新型转基因鼠模型。该模型可以表达Renilla荧光素酶和mScarlet蛋白,通过静脉注射ViviRen荧光素产生可视化的DUX4表达信号图。该模型可以活体追踪DUX4的表达和分布,从而更好地模拟FSHD病理生理特点,为未来精确研究DUX4表达的时空分布特征提供了有力的工具。

撰写:夏邢宇

审核: 朱雯华




面肩肱型肌营养不良症{FSHD}


面肩肱型肌营养不良症{FSHD}是一种进行性神经肌肉疾病,是一种继杜氏肌营养不良症{DMD/BMD}和强直性肌营养不良症{DM}后的第三大神经肌肉系统疾病,其发病率约为1/20,000。据估计,全世界有超过87万人患有FSHD疾病。FSHD为常染色体显性遗传,但大约20%~30%患者为新生突变,没有遗传史。根据分子遗传突变特征可以分为:FSHD1型和FSHD2型。FSHD1型约占95%。肌肉力量的逐渐丧失对患者日常生活和人生产生巨大影响。FSHD患者意味着生活在痛苦、疲劳和社会孤立中。最重要的是,由于疾病的进程无法预测,因此患者的未来变得不确定。约有20%的FSHD患者最终需要使用轮椅。目前,FSHD没有治疗或延缓疾病进展的药物。第二批罕见病目录》中编号25.面肩肱型肌营养不良症{FSHD}



关于你并不孤单FSHD患者关爱组织



你并不孤单FSHD患者关爱组织{FSHD-China Patient Advocacy and Support Organization},由FSHD患者、FSHD患者家庭、FSHD医生专家组成,于2017年组建成立。FSHD-China致力于服务患者,科普FSHD疾病知识,开展疾病宣传活动,提高社会对于FSHD的疾病意识,定期举办中国FSHD医学研讨会和病友交流会,推进医学研究进程和促进国际交流与合作。

官方网站:www.fshd-china.org